一半春秋

爱四呆

©一半春秋
Powered by LOFTER
 

杭州刮大风,天冷得厉害。我除了忙着自我厌恶和赶期末大作业,也没干别的什么。把桌面壁纸换成了NGA馆藏梵高的那张《玫瑰》,绿白相间的,特别馥郁。圣诞节那天小张给我点了一份巧克力蛋糕,下七楼去拿,临走快递员跟我说了一声再见,我一愣,很久没听到这句话了。最近重新开始读一点古诗词,听郑钧和朴树的歌,在风里抖来抖去。脏话说得比以前多,也常常突然惊觉自己是成年人,我好寂寞,几乎没有朋友。

暑假拍的这几张照片想来想去都很喜欢,拿出来给大家康康

 

阿和

        你想听我的故事吗?
        这个故事不关于我,只关于阿和。

        做试卷的时候,如果遇到不会的选择题,阿和就选择那个看上去最简单的答案。她自己也跟她的解题方式一样单纯和直接,带着横冲直撞的装出来的笃定,与一切擦肩而过。我过去常常觉得阿和是一列全速前进的火车,她身上那些霓虹灯拉出流利漂亮的线条,最终将在一场盛大的撞车事故中被点燃。
  

可以和你谈恋爱吗?

 

写手20题

*感谢 @Faust1621 的点名和认可,谢谢,以及谢谢。

01. 笔名(如果可以的话,请简述他的由来)

秦岭这个名字纯粹是当初十三随便(。)给我取的,后来也没有想出更好的,就一直用下去了。在这边用一半春秋的ID,是有一个小字谜,秦这个字拆开刚好是春秋的部首,但是目前为止好像没人能看出来。

02.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?在那之后,引发你「想继续写下去」的动机是什么?

从小学就开始以自己和同学为主角写小故事了吧,断断续续到今天都一直有在写,只是我从来不敢把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叫做“写作”,这个词太认真了,我够不上它。

一直写下去是因为,...

 

1019

       高中时期被全班公认为英语很好的我,今天在大学的英语演讲课上见识了所谓的真正优秀的人。我知道我是我,他们是他们,我知道每一个人都独一无二,我知道更高的平台提供更广阔的视野,等等等等。但我还是无可避免地感到失落。自我厌恶从不肯放过我,即使我爱我自己,即使别人爱我。
       下午听讲座,全德文,听不懂,学姐在旁边很耐心地给我解释,强大和温柔就是她这样,跟我一点儿关系没有。听完讲座出来,伸手一摸,阳光好稀薄,秋天就这样从我身上流淌过去。听完讲座去买水果,拎回寝室,下...

 

今夜我是互联网情人

祝你平安,祝你一切顺利,祝你有很好很好的今天。希望你的路上有花和叶子,水波潋滟。祝你的太阳热烈,月亮温和,黄昏和清晨空气清新。
谢谢你哦,陌生人,无论你是谁,你有我的善意。
谢谢你存在。

我从宇宙中发来祝愿。

云愁雾漫——

 

我爱的姑娘被夏天傍晚的一场大雨困在公交车站。
她在夜里发来消息,说,“我知道人类生来孤独”,我那时不知道她的意思是我爱你。
我爱的姑娘站在公交车站的凉棚下,路过的车没有减速,溅起脏水顺着她年轻的腿重新流下来。暴雨黄色预警是她的伞,她把掌心顶在头上,踩着水花冲了出去。
我们曾经租过的房子有白铁皮屋顶,下雨时反射天光和雨声,一片嘈杂中闪闪白光晃眼睛,像朵盛住很多湿润的云。我站在远处走近那房子,走近那一片白光,每走一步我都更喜悦,更豁亮。
我爱的姑娘走在一场雨下,她脸侧的碎发软软,染上一点别人红雨伞的光。我没等着牵她的手,没等着在滂沱的马路另一头迎接她。
我那时远在千里之外,也许是晴天,也许是阴天,我的城市路...

 

他的身体里有过血,有过毒液,有过蜜糖。
太久了。他都无法回忆,十年,也许是八年?过往混沌且虚假,看什么都像在冬天的室外透过窗玻璃往屋子里望。永远有抹不掉的一层雾。他望不见他们在堪萨斯的房子,望不见奥斯汀,望不见落基山脉和黎明时山脉背后的光。
他见过死神,见过狼人,见过鬼魂消散的模样。天堂给过他温暖的希望,地狱给过他虚假的死亡。或者说,天堂给过他虚假的希望,地狱给过他温暖的死亡。
阖眼时他看见弟弟,看见他打开冰箱问你要啤酒还是啤酒。前者后者同样冰凉。
他把手搭在眼上笑了,这是他要的一如往常,这是他要的梦乡。

*补档